周鸿祎不甘心,360开始“越界”


8月19日,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(ISC2019)在北京东北部郊区雁栖湖举行。作为会议主席,360人的周主席弘毅在媒体面前没有表现出丝毫疲劳的迹象。

他解释说疲惫的原因是他前一天晚上睡得太晚,“(早上)他直到3点才睡觉,7点才起床”。这次让周弘毅“努力工作”的安全会议邀请了许多重量级嘉宾,包括图灵奖得主惠特菲尔德迪菲(Whitfield Diffie)、中国工程院的几位院士和许多以色列政治家。

“这可能是我第二次精心准备PPT,也是我最后一次去市场做路演。”周弘毅和整个360人团队对会议表现出极大的重视。会议的主题是“网络战争”。台上的嘉宾谈论“国防安全”和“网络武器”,而观众则是360年代进军企业安全市场的雄心。很多人认为我们放弃了企业安全,不,我们回到了企业安全周弘毅宣布360回归,以网络战为背景,360将进入党政军企安全市场。

会外还有很多火药。ISC2019将于8月20日结束,8月21日由新安鑫主办的北京网络安全会议将迅速登场。

作为周弘毅的前下属,安琪鑫董事长齐向东没有给他的老上司面子。周弘毅提出“安全大脑”,齐向东说“空的安全大脑不能解决安全问题”;360证券计划从低端进入政企市场,而齐向东说,“如果你把服务于低端的软件服务于政府,你将被淘汰。”

至于钱昕与360完全分离,周弘毅的说法也与以前不同。此前,周弘毅表示,出售志安新股份的原因是为了解决志安新的独立性问题,并帮助其上市。“每个人在生意上都有些重叠。如果迟安新上市,除非我不是他的股东,如果我是他的股东,每个人都不能在同一个行业竞争,这将导致老齐的公司再次上市失败。”

现在,周弘毅的说法已经转了180度。他说志安新被卖掉是因为后者不符合他的要求。“我们最初投资了一家名为360企业安全集团的公司。后来,这家公司和其他网络安全公司没有什么不同,至少不是我想象中最酷的公司,所以我们卖掉了这家公司。”

以前的“兄弟”现在在战场上剑拔弩张。

“兄弟”空缺

一周前,媒体发现北京岐狐360科技有限公司发生人事变动,原法定代表人兼执行董事石小红退席。事实上,早在4月份,石小红就辞职了。360宣布于2019年4月26日收到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石小红的书面辞职报告。

对周弘毅来说,石小红的离开是不寻常的。他可能是周弘毅最信任的人。

石小红是周弘毅在Xi交通大学的同学兼室友。石小红从周弘毅大学开始就跟随他,并参与了他后来所有的启动项目。从制作防毒卡到3721年到360年,他成为周弘毅最长时间的商业伙伴。根据周弘毅自传中的记忆,这两个人也一起进了监狱。

周弘毅长期以来也有前科技总裁兼首席安全官谭萧声、齐向东开发商傅升和360名保安陪同。但是这些人都走了。有些人砰的一声离开了,如傅升,有些人表面平静,但暗流汹涌,如齐向东,而另一些人平庸,如谭萧声和石小红。

“只要是新陈代谢,我不认为高管离职是件坏事。”周弘毅认为,高管的离职无非是一些人赚了钱,实现了财富的自由,并想回到自己的家庭或有新的目标。这没什么错。"任何公司的任何人总有一天会离开是正常的."

但是齐向东是离开360后的高管中非常特别的一个。长期以来,周弘毅和祁向东一直是孟焦的关系。外界早已习惯了周齐的权力结构。360里面的一些人评论道

齐向东的离开让很多人感到惊讶,被舆论称为“分离”。然而,周弘毅不同意这一点。他认为“分离”听起来像是江湖上的一种忠诚。在商业中,商业是一种契约合作和“铁腕军队”。

多年来,360公司的权力结构是周弘毅居第一,齐向东居第二,媒体更关注周弘毅。但是每个人都想成为老板,每个人都想拥有最终发言权。"齐向东告诉我,他一生中最大的梦想是成立一家上市公司."周弘毅向外界发表了声明。

齐向东离开后,360的权力结构出现了缺口。谁应该担任第二名?

"我真的一直在寻找第二个,后来发现很难找到第二个。"周弘毅承认,很难找到第二名的原因之一是他自己,“我对自己很苛刻,对第二名的要求也很高。”

对于来自外界的高薪高管,周弘毅希望自己能尽快取得成绩,所以这些高管往往压力很大。一些失去的管理人员主动辞职或被他责骂。

除了对高级管理人员的高要求外,360名高级管理人员还缺乏系统的培训和晋升渠道。经过多年的创业,在弘毅没有多少人真正重视他们。360岁的即将离职的管理层李莉提到,“一些高级管理人员能力不错,但很难对付。对于不同的意见,他的容忍度不高。一些能力强、自尊心强的高管的离职率相对较高。相反,一些高级管理人员的业务能力较弱,但忍耐性好,停留时间较长。”

不能得到老周青睐的高管也失去了进一步发展的机会。360岁的前员工王佳认为,与做产品经理相比,周弘毅仍需要提高自己在企业界的管理能力。“他是‘你可以做你想做的,你不能做,我不会给你任何空间’。”

“远香和近味的问题对老周来说尤其明显,”王甲说,他指出,当外界的人给老周提建议时,他会觉得其他人很有力量,所以他会反过来询问内部人士。为什么他能想到你的内部人员想不到的东西?

宗宁,前360名员工,在他的文章《我的“前老板”周鸿》中也提到,“老周经常和我们分享营销文案分析师的一些文章,我通常回复邮件说这是无稽之谈。这种情况直到现在才听说新人的解决办法是直接邀请作者成为顾问。”

周弘毅也反思了员工的管理,但他不赞成外界的说法,“我一喜欢批评别人,不太了解我的人就受不了。当我离职时,我说这件事并不总是被老周责骂,并逐渐妖魔化我。事实上,我对人很好。”

一位与周弘毅有更多接触的前员工提到,虽然他已经离开了360,但不久前在一次活动中看到他的前老板(周弘毅)时,他感到非常难过。“他瘦了,”她说,虽然她认为他在360岁时很霸道,但她还是很想他。“我从未对任何老板如此印象深刻,”她说。

多元化经营受挫

“努力在三年内上市公司”2016年4月,周弘毅曾经给360手机团队发了一封内部信件,他在信中提出了这样一个愿景,但现在360手机离这个目标越来越远。7月,业内有传言称,有360部手机被暂停使用。360手机前总裁李开新正带领一个团队秘密开发深圳360款智能老人手表。

对此,360人回应称,手机业务确实在放缓,但团队仍在努力寻找5G机会。“手机的最佳黄金机会确实已经过去。小米和华为现在真的很强大,所以我认为手机不会成为未来360的焦点。”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,周弘毅认为360的未来重点绝对不在手机上。

手机业务的失败对周弘毅来说不是一个小挫折。自360公司高调宣布将于2015年进入手机领域以来,四年已经过去了,该公司表示将“堵塞手机行业”。在过去的四年里,手机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但是360手机一直处于我的边缘

然而,从内部管理的角度来看,一些离开公司的员工认为,360年代的管理存在重大问题,扁平化制度不适用于目前的公司规模。“2012年我加入公司时,有1000多人,现在有6000人。管理系统没有太大变化。”

缺乏内部管理也反映在员工激励问题上。事实上,360名员工都认为老周是个慷慨的人。王甲记得,当他2012年第一次加入360时,周弘毅在年会上告诉员工,“每个人都应该能够在北京买房”。后来,他实现了完全持股,360后许多人赚了很多钱。

然而,在做项目时,由于这种慷慨带来的问题,很难实现“有效的激励”。“奖金是一个很大的方法,如果你做得好,做得差,最终的结果是相似的。”王甲认为,因此,每个人都觉得不值得单独做这件事。

此外,周弘毅对新业务的发展没有太多耐心。除了手机,对于360人来说,直播服务、搜索服务和智能硬件这些最后投入巨资的业务,也曾一度成为亮点,但最终它们无话可说。

对于这些产品的失败,李莉认为360和周弘毅有很好的视觉和技术,但是360缺乏内容基因,不擅长制作具有直播和短片等内容属性的产品。“因此,即使老周很早就看到这些网点,360在现阶段也没有相关能力,只能提前结束。”

周弘毅曾经反映,很多机会都被错过了,因为有时候他太贪心,想抓住每一个机会,所以必要的资源和精力是不够的。

"当他做的时候,他做得太用力了,然后突然他没有做的时候就没有做了。"在360名员工看来,周弘毅的兴趣正在快速增长。例如,如果一个企业在短时间内增长不快,或者如果收入没有大规模显著增加,他可能会放弃做一个新的企业。

老周也在内部多次公开提到这些布局的失败,一个是由于团队执行不力,另一个是他被其他人控制(愚弄),错过了一些关键决策的好机会。

李莉提到“老周非常重视控制感,他将直接参与许多收购的业务,从战略到营销活动。但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原始团队的声音和成长。”有趣的是,360多名前员工提到,周弘毅没有注意的一些企业反而取得了快速发展。

傅生曾经提到,岐狐早年本来打算做论坛搜索。他拥有许多企业,例如51city.com,一个公众可以自由发表意见的城市,以及为库讯搜索火车票。他还收购了一个标准普尔团队来做无线业务。其中,保安员项目不在周弘毅的设想范围内,但正是因为它没有受到周弘毅的压力,这项业务将成为未来360个流量的最大来源。

360便携式无线网络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。宗宁说:“老周不喜欢这个产品,觉得暂时没有必要做这个项目。”。最终,这个项目让周弘毅的态度转变了360度。

所以,据一名离开的360名员工说,“老周擅长发现赛道,但不善于抓住机会。如果他把每项业务都委托给合适的人,如今360人可能已经占领了一半的互联网。”

重新关注安全

几款产品碰壁后,周弘毅再次将注意力转向安全。

从2019年开始,周弘毅在企业内外提出了“3 1”战略。“3”代指三个安全头脑:一是国家网络安全头脑,专门解决网络安全政企市场问题;第二个是城市安全大脑,用来解决城市的物质安全问题。第三是家庭安全脑,它关注家庭解决网络设备安全问题。“1”是指当前的360项互联网服务,如搜索、在线游戏、导航、短片等。

360的基础是从互联网业务中创造收入,而三个安全的大脑是360的未来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三个大脑中的前两个面向B端,这意味着周弘毅的想法正在改变。

国际

据周弘毅介绍,为了支持齐向东的发展,周弘毅免费将360的品牌和技术转让给了新安鑫。甚至在办公室里,360人也免费把办公室租给了新安鑫。

但是互联网正在进入下半年。随着工业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政企证券市场的规模正在迅速扩大。根据钱昕的表现,2016年至2018年,钱昕的收入从6.56亿元增加到23.94亿元,复合增长率超过90%,净亏损正在收窄。

"分拆后,To B的业务发展越来越顺利。360在To B业务中的创新尝试(胡椒、快速视频、智能硬件等)。)一再失败,他开始更加关注tob的业务。”王甲说,在这种情况下,周弘毅也开始关注安全业务,希望在网络战的背景下切入政府和企业安全领域。

但是360,作为一家过去以服务高端用户为核心的公司,它应该如何向低端转型呢?周弘毅认为,通过服务C终端访问整个网络上的大部分数据,对陶博的安全大脑有很大帮助,而且比纯陶博公司看到的数据更全面。

从齐向东和齐向东分开,现在360将要进入企业市场,周弘毅已经开始“越界”,一场比赛似乎不可避免。

按照周弘毅的想法,360不会与祁安新竞争。相反,360将成为连接网络安全公司的平台。“我不想成为一家类似田蓉辛和吕蒙的公司”。他认为这种竞争是同质和低级的。最终结果是价格战,没有人能赚钱。

周弘毅说360的目标是提供高端安全咨询服务。例如,尽管德勤不是美国的一家安全公司,但它是美国网络安全领域收入最高的公司。”德勤不出售路由器、防火墙或杀毒软件。他从事保安服务,每年挣的钱比许多保安公司都多。“

根据这样的计划,360未来的企业安全业务将成为一个平台模式,而像志安新这样的公司将扮演一个更像供应商的角色。

但钱鑫似乎不接受这样的角色定位,“做生意肯定会面临竞争,”齐向东说。拥有7000名员工的倩欣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,不怕竞争。

除了远距离的感情,钱欣和360在不同的场合渐行渐远。在莫迈尚,涉嫌钱信的员工表示,他们可能会搬家。钱信已经有了新的办公空间,酒仙桥(360总部)的所有部门都将搬迁。“

然而,对于360名员工来说,即使面对与老朋友的争吵,公司对安全的重新关注至少是一个值得欢迎的变化。

在过去的几年里,互联网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除了BATJ,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也大幅上升。然而,360逐渐远离了互联网的中心,但对周弘毅来说,他似乎对未来有一个清晰的想法。”他仍然有鸡血(精神),想往上爬,”王甲说。

(王家和李莉是假名)

[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。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。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,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。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。如果您有任何问题,请联系(edito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