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格灵慈宫资讯网
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消失的阜阳中大街

  2019 我也要去旅行

  

  阜阳的中大街比北大街消失的要早一些,但消失的形式不同。北大街是整体拆除,不仅失去了北大街的形态,也把北大街的魂给弄丢了;中大街是升级改造,在长不足三里、宽不过十多米的街面上建造了一个全新的仿古建筑群。中大街不见了,但它周围的街巷仍保留下来,像毛细血管一样联系着中大街这个大动脉,延续着中大街的繁华和喧嚣。

  中大街是老阜阳人的俗称,它的城市地理名称为“解放中路”,北端与俗称“北大街”的解放北路隔鼓楼相对,南端是阜阳城很有名的大隅首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阜阳几大钱庄、药店、酒楼都集中在大隅首周围。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中大街被改造为“全国第一家按国际标准营建的全天候仿古批发、零售商城”,据说当时的商业价格已经达到每平方米3880元到6800元人民币。古商城落成的时候,轰动皖北地区,似乎重现了宋代颍州城商贾云集、商埠林立的繁荣景象。从此,“中大街”渐渐远离人们的视线和记忆,取而代之的是后来遭到无数人唾骂的“古商城”,这个暂且不表。

 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“北大街”代表着传统和含蓄,而“中大街”代表着时尚和开放。就像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刚刚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南方和北方一样,这点大致从对小街道的叫法上就可悟出一二。在中国,对小街道南方主要称为巷子,北方称之为胡同。在北大街的小街道有“连家胡同”、“张家胡同”、“郭家胡同”,在中大街更多的是“明伦巷”、“八家坑巷”、“刘上台巷”等小街道名。北大街有百年老饭店“小有天”,中大街有“洞天春”;北大街有“丽芳”照相馆,中大街有“美芳”照相馆;北大街有百货一店,中大街有百货二部。解放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中大街逐渐取代北大街成为阜阳城的商业中心,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位于人民路的阜阳市百货大楼的建成开业,中大街才渐渐褪去了它的光华。

  

  物我相眷,草木关情。行走在一场雪后的古商城中,我时而踱步时而驻足,或闭目沉思或明眸发现,竭力从眼前的蛛丝马迹中寻找出乡愁记忆中的酸甜味道。在古商城北门的西侧,我记得原先是一家名叫“青年”的理发店。那时,阜阳城不仅有固定的理发店,还有走街串巷的剃头师傅。他们用扁担挑着剃头的挑子,一头是红漆长方凳。凳腿间夹有三个抽屉,最上一个是放钱的,钱是从凳面上开的小长方孔里塞进去的,第二、第三个抽屉分别放置围布、刀、剪之类工具。挑子的另一头是个长圆笼,里面放一小火炉。上面放置一个大沿的黄铜盆,水总保持着一定热度。下边三条腿,其中一条腿向上延伸成旗杆,杆上挂钢刀布和手巾。剃头挑子的这种模式,从中国北方到南方也没有什么两样,有个流行语就是“剃头的挑子一头热”。如今,在阜阳的街头巷尾还会看到类似的个体理发者,但这种特别传统和讲究的剃头挑子却很难见到了。“青年理发店”很大,店里大概有七八张可以调整高度和放倒的理发椅,洗头的陶瓷面盆有三四个,墙上挂着男女各种发型的大头像照片。对比街头的剃头师傅只会中老年剃光头、年轻人剪平头的单调,这里的理发师可以剪出“背头”、“偏分”、“花卷”、“大波浪”等男女各种时髦发型。好多回,父亲带我来理发时,我总羡慕那些大青年,因为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发型,指着墙上的照片说:“给我理个这个样式。”我那时认为最好看的发型是“偏分”,一大半头发偏向右,一小半偏向左,分解缝明白整齐,整个头顶呈优雅的弧形,再抹上发蜡,油光铮亮的,人显得特别神气。可父亲每次都是和理发师傅说:“给孩子理个小平头。”我就暗暗下定决心:长大了,我一定要理个“偏分”。

  

  “青年理发店”的南面是个布店,一字排开的柜台是木质的,比我的个头都高,柜台上堆满了各式花布,记得母亲带我来这买过几回布。布店的对面是个五金店,卖些工具油漆什么的。布店南边是个比较大的文具店,进店里要登上三四级水泥台阶。店里除了课本笔墨也卖乐器。有一次,我拿积攒下来的压岁钱来这里偷偷买了一把吉他,被外祖母发现,说是不务正业,影响学习,逼着我又给退了。文具店再往前就是“美芳照相馆”,但那时,我和家人还是去北大街的“丽芳照相馆”多一些。

  我上小学的时候,外祖父还没退休,在中大街的百货二部当收银员。放学的时候,我喜欢去外祖父上班的店里玩,顺便和外祖父讨要些零花钱。这家百货店由好几间房子组成,里面有二十几组玻璃柜台,靠房子一角有一个收款台居高临下,柜台和收款台之间有十几条铁丝相连接,纸币和发票用铁丝上的夹板来回传送。这边售货员收钱开票,夹牢,伸胳膊猛地一推一甩,夹板“嗖”地就飞过去。那边外祖父找钱盖章后,夹板“嗖”地又飞回来。当时,我在想,要是把人吊在上面来回飞多好玩。多年后,我在旅游景区看到有人滑索道的时候,不由得想起了飞来飞去的那个小夹板。

  

  走走停停,我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古商城的南门,这里曾是叫“大隅首”的地方。北大街有个热闹的地方叫“专属街口”,中大街最热闹的就是“大隅首”了。这里处于东、西、南、北四关的中心,商店林立,人口稠密。上了年纪的老阜城人还习惯以“大隅首”来代称中大街这条老街。如今,中大街消失了,古商城没繁荣几年也衰败了。这个曾经延续中大街繁华景象的古商城已经破败不堪很久,甚至在交通、环境等方面严重影响了阜阳老城区的发展。近来有消息称,这届市政府正在进行调研论证,不久古商城的命运或将有变化。

  阜阳城市的建设越来越快,老阜城的风貌渐渐模糊不清。再见了,中大街。再见了,古商城。对于在外漂泊近二十年的游子来说,既欣喜地看到家乡的发展和繁荣,又抹不去归来时那浓浓的乡愁记忆。

  

  阜阳的中大街比北大街消失的要早一些,但消失的形式不同。北大街是整体拆除,不仅失去了北大街的形态,也把北大街的魂给弄丢了;中大街是升级改造,在长不足三里、宽不过十多米的街面上建造了一个全新的仿古建筑群。中大街不见了,但它周围的街巷仍保留下来,像毛细血管一样联系着中大街这个大动脉,延续着中大街的繁华和喧嚣。

  中大街是老阜阳人的俗称,它的城市地理名称为“解放中路”,北端与俗称“北大街”的解放北路隔鼓楼相对,南端是阜阳城很有名的大隅首,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阜阳几大钱庄、药店、酒楼都集中在大隅首周围。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,中大街被改造为“全国第一家按国际标准营建的全天候仿古批发、零售商城”,据说当时的商业价格已经达到每平方米3880元到6800元人民币。古商城落成的时候,轰动皖北地区,似乎重现了宋代颍州城商贾云集、商埠林立的繁荣景象。从此,“中大街”渐渐远离人们的视线和记忆,取而代之的是后来遭到无数人唾骂的“古商城”,这个暂且不表。

 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“北大街”代表着传统和含蓄,而“中大街”代表着时尚和开放。就像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刚刚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南方和北方一样,这点大致从对小街道的叫法上就可悟出一二。在中国,对小街道南方主要称为巷子,北方称之为胡同。在北大街的小街道有“连家胡同”、“张家胡同”、“郭家胡同”,在中大街更多的是“明伦巷”、“八家坑巷”、“刘上台巷”等小街道名。北大街有百年老饭店“小有天”,中大街有“洞天春”;北大街有“丽芳”照相馆,中大街有“美芳”照相馆;北大街有百货一店,中大街有百货二部。解放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中大街逐渐取代北大街成为阜阳城的商业中心,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位于人民路的阜阳市百货大楼的建成开业,中大街才渐渐褪去了它的光华。

  

  物我相眷,草木关情。行走在一场雪后的古商城中,我时而踱步时而驻足,或闭目沉思或明眸发现,竭力从眼前的蛛丝马迹中寻找出乡愁记忆中的酸甜味道。在古商城北门的西侧,我记得原先是一家名叫“青年”的理发店。那时,阜阳城不仅有固定的理发店,还有走街串巷的剃头师傅。他们用扁担挑着剃头的挑子,一头是红漆长方凳。凳腿间夹有三个抽屉,最上一个是放钱的,钱是从凳面上开的小长方孔里塞进去的,第二、第三个抽屉分别放置围布、刀、剪之类工具。挑子的另一头是个长圆笼,里面放一小火炉。上面放置一个大沿的黄铜盆,水总保持着一定热度。下边三条腿,其中一条腿向上延伸成旗杆,杆上挂钢刀布和手巾。剃头挑子的这种模式,从中国北方到南方也没有什么两样,有个流行语就是“剃头的挑子一头热”。如今,在阜阳的街头巷尾还会看到类似的个体理发者,但这种特别传统和讲究的剃头挑子却很难见到了。“青年理发店”很大,店里大概有七八张可以调整高度和放倒的理发椅,洗头的陶瓷面盆有三四个,墙上挂着男女各种发型的大头像照片。对比街头的剃头师傅只会中老年剃光头、年轻人剪平头的单调,这里的理发师可以剪出“背头”、“偏分”、“花卷”、“大波浪”等男女各种时髦发型。好多回,父亲带我来理发时,我总羡慕那些大青年,因为他们可以选择自己的发型,指着墙上的照片说:“给我理个这个样式。”我那时认为最好看的发型是“偏分”,一大半头发偏向右,一小半偏向左,分解缝明白整齐,整个头顶呈优雅的弧形,再抹上发蜡,油光铮亮的,人显得特别神气。可父亲每次都是和理发师傅说:“给孩子理个小平头。”我就暗暗下定决心:长大了,我一定要理个“偏分”。

  

  “青年理发店”的南面是个布店,一字排开的柜台是木质的,比我的个头都高,柜台上堆满了各式花布,记得母亲带我来这买过几回布。布店的对面是个五金店,卖些工具油漆什么的。布店南边是个比较大的文具店,进店里要登上三四级水泥台阶。店里除了课本笔墨也卖乐器。有一次,我拿积攒下来的压岁钱来这里偷偷买了一把吉他,被外祖母发现,说是不务正业,影响学习,逼着我又给退了。文具店再往前就是“美芳照相馆”,但那时,我和家人还是去北大街的“丽芳照相馆”多一些。

  我上小学的时候,外祖父还没退休,在中大街的百货二部当收银员。放学的时候,我喜欢去外祖父上班的店里玩,顺便和外祖父讨要些零花钱。这家百货店由好几间房子组成,里面有二十几组玻璃柜台,靠房子一角有一个收款台居高临下,柜台和收款台之间有十几条铁丝相连接,纸币和发票用铁丝上的夹板来回传送。这边售货员收钱开票,夹牢,伸胳膊猛地一推一甩,夹板“嗖”地就飞过去。那边外祖父找钱盖章后,夹板“嗖”地又飞回来。当时,我在想,要是把人吊在上面来回飞多好玩。多年后,我在旅游景区看到有人滑索道的时候,不由得想起了飞来飞去的那个小夹板。

  

  走走停停,我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古商城的南门,这里曾是叫“大隅首”的地方。北大街有个热闹的地方叫“专属街口”,中大街最热闹的就是“大隅首”了。这里处于东、西、南、北四关的中心,商店林立,人口稠密。上了年纪的老阜城人还习惯以“大隅首”来代称中大街这条老街。如今,中大街消失了,古商城没繁荣几年也衰败了。这个曾经延续中大街繁华景象的古商城已经破败不堪很久,甚至在交通、环境等方面严重影响了阜阳老城区的发展。近来有消息称,这届市政府正在进行调研论证,不久古商城的命运或将有变化。

  阜阳城市的建设越来越快,老阜城的风貌渐渐模糊不清。再见了,中大街。再见了,古商城。对于在外漂泊近二十年的游子来说,既欣喜地看到家乡的发展和繁荣,又抹不去归来时那浓浓的乡愁记忆。

——



沙格灵慈宫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hotelts.cn 技术支持:沙格灵慈宫资讯网 |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