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格灵慈宫资讯网
国内新闻 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内新闻 > 正文

小说:我是妇女主任

  2019 往年的故事

  文/李光福

  

  嘟嘟—嘟嘟—

  被手机短消息提示音惊醒后,感觉全身无力,头昏脑胀,我才想起,昨天晚饭喝完白酒后,又喝了几杯啤酒。尽管已经毫无睡意,但仍然不想动弹。老公以为我还在酣睡中,便窸窸窣窣地穿好衣服出了房门。

  我猜想,短消息一定是闫书记那个老色鬼发来的。打开手机,果真是闫书记发来的:八点准时到村委会召开重要会议。这个该死的闫生权是个“笑面虎”,见人笑呵呵,给人一副和蔼可亲的嘴脸,将自己伪装得比连藕还要高洁,实际比厕所里的淤泥还要肮脏。十六年前的那个冬天,我与赖平恒婚宴的那天中午,我们挨桌向客人敬酒时,大腹便便的闫生权夸夸其谈,一大堆的祝福话,同桌的人都说闫书记不愧是干部,说话有水平。我正举杯向他敬酒时,他故意将杯中的酒洒落在我的手臂上,一边说着歉意的话,一边拉着我的手用纸巾擦拭。我当时就看出来了,这个狗杂种,人模狗样,咋还这么好色。

  我嫁到高庄村十年后,乡亲们推荐我当生产队长。大伙儿都说,我能说会写,生产队长非我莫属。既然乡亲们信任我,我又是党员,也乐意为大家服务,于是我就当上了生产队长。

  

  闫书记偶尔召集全村生产队长开会,我是一堆男人中的唯一女性。闫书记总是喜欢说一些荤段子,这帮男人们呲牙咧嘴,格格地笑,偶尔也跟着一阵哈哈大笑。我觉得当村干部,应该有素质,不能太粗鲁。我也是孩子的妈了,什么都经历过了,有时也跟着说两句露骨的话。在大家的欢笑声中,我发现闫书记的眼神经常从我这里滑过,可能他认为我是有一个比较有女人味的女人。三年后,我又当上了咱们村的妇女主任。

  老公做好早饭后,轻轻地推开房门,看见我正在玩手机,说,昨天你喝了不少酒,以后少喝一点,我熬好了粥,赶快起床吃一点。我嗯了一声。老公见我起床,便出去了。

  我老公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,对我百依百顺。我们在成都火锅店打工认识的。他不会抽烟,不能喝酒。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店里聚餐,伙计们都让他喝酒,说男人不喝酒,活得像条狗,他二话不说,端起杯子倒进了嘴里,下咽的时候那痛苦的表情,让人忍俊不禁。那天下午,他的脸和脖子红得像天边的晚霞,趴在那张饭桌上足足睡了四个小时。平时伙计们不愿干的脏活累活,他都愿意干,从无怨言。大伙都觉得他好,我也觉得他人好,听话,靠得住,所以我就选择嫁给他。事实证明,他真的是个好人。

  

  吃饭的时候,老公问我:昨天晚上,你们和谁在一起吃饭,你喝得有点多,以后少喝点。昨晚我给女儿打电话,让你以后不要喝酒了,健康最重要。

  其实,我到底能喝多少酒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。我以前最多喝过半斤白酒,还是刘大海儿子的满月酒,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,但昨天晚上的确有些多了。

  我说,昨天开完会后,副镇长留下我和闫生权说了一点事,晚上就在一起吃饭。我老公递给我一个荷包蛋,又问:吃饭为什么要叫上你呢?还让你一个女人喝那么多酒。

  为什么?马上要换届了呗!村上马上要搞产业开发。闫老头年龄大了,关键是他和村长撂不到一个壶里,表面一团和气,背地里狠之入骨。副镇长和闫老头穿一条裤子,还不是看着村里的开发项目,想动点歪念头。闫老头在酒桌上对我评价太高,我当时就快被他吹飘起来了。意思再明白不过了,我接任书记后,他们都想到村里的开发项目揽活干。大家不停地给我敬酒,一圈下来就是五杯酒,几个来回,少说也有二十杯。

  

  能不喝就不要喝,又没人往你嘴里灌,喝多了自己难受。老公的话,像是在安慰我,又像是在告诫我。

  我说,你看闫老头,当书记这些年,一家人不种地,不经商,还给儿子在城里买了房,钱从哪儿来?你起早摸黑,累死累活,这些年也没有一点积蓄。

  那还用说,当了好几届的书记,肯定没少贪,只是老百姓没有证据。

  我看了老公一眼,放低了音量说,前年重修村道,每户集资200元。而这笔钱是政府专项拨款修的,而这个闫老头当时还说,是他找企业赞助的。欺骗老百姓,大家还觉得他有能力,为百姓着想。如果不是副镇长多喝了几杯,昨天晚上我都听不到这些黑幕。真是胆大包天。

  老公顿时感觉好惊讶,目瞪口呆地望着我。片刻后,漫不经心地冒出一句天打五雷轰的。我一笑,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!老公忙递给我纸巾,对我说,老祖宗教育我们做人要凭良心,人在做,天在看,闫老头不会好死的。

  我说,这些年,从生产队长到妇女主任,我没有侵占老百姓一分钱利益,不追求荣华富足,反正我就是这么个命。如果我为了荣华富贵,谁还看得起你啊!

  

  老公咯咯地笑。黝黑的脸庞露出一丝笑容,说,幸好,你能喝几杯,如果是我,还不如你呢!

  你才知道啊!别的男人都能喝酒,我的男人偏偏不能喝酒,你下辈子变女人,我来当男人算了。

  你就把自己当男人,反正我们家都是你说了算。我除了不会生娃外,洗衣做饭都是我在干,我也算是半个女人了。老公风趣地说。

  嘟嘟—嘟嘟—

  闫书记那个该死的又发来了短消息。

  老公问我,今天又要开会。我说,八点钟到村委会。老公看了一眼时间说,抓紧时间,别迟到了。

  在去村委会的路上,我想起闫书记那个老色鬼的恶心样子,等我掌握了真凭实据后,就大胆地揭发,让这个狗杂种接受人民的审判!

  

  文/李光福

  

  嘟嘟—嘟嘟—

  被手机短消息提示音惊醒后,感觉全身无力,头昏脑胀,我才想起,昨天晚饭喝完白酒后,又喝了几杯啤酒。尽管已经毫无睡意,但仍然不想动弹。老公以为我还在酣睡中,便窸窸窣窣地穿好衣服出了房门。

  我猜想,短消息一定是闫书记那个老色鬼发来的。打开手机,果真是闫书记发来的:八点准时到村委会召开重要会议。这个该死的闫生权是个“笑面虎”,见人笑呵呵,给人一副和蔼可亲的嘴脸,将自己伪装得比连藕还要高洁,实际比厕所里的淤泥还要肮脏。十六年前的那个冬天,我与赖平恒婚宴的那天中午,我们挨桌向客人敬酒时,大腹便便的闫生权夸夸其谈,一大堆的祝福话,同桌的人都说闫书记不愧是干部,说话有水平。我正举杯向他敬酒时,他故意将杯中的酒洒落在我的手臂上,一边说着歉意的话,一边拉着我的手用纸巾擦拭。我当时就看出来了,这个狗杂种,人模狗样,咋还这么好色。

  我嫁到高庄村十年后,乡亲们推荐我当生产队长。大伙儿都说,我能说会写,生产队长非我莫属。既然乡亲们信任我,我又是党员,也乐意为大家服务,于是我就当上了生产队长。

  

  闫书记偶尔召集全村生产队长开会,我是一堆男人中的唯一女性。闫书记总是喜欢说一些荤段子,这帮男人们呲牙咧嘴,格格地笑,偶尔也跟着一阵哈哈大笑。我觉得当村干部,应该有素质,不能太粗鲁。我也是孩子的妈了,什么都经历过了,有时也跟着说两句露骨的话。在大家的欢笑声中,我发现闫书记的眼神经常从我这里滑过,可能他认为我是有一个比较有女人味的女人。三年后,我又当上了咱们村的妇女主任。

  老公做好早饭后,轻轻地推开房门,看见我正在玩手机,说,昨天你喝了不少酒,以后少喝一点,我熬好了粥,赶快起床吃一点。我嗯了一声。老公见我起床,便出去了。

  我老公是一个心地善良的人,对我百依百顺。我们在成都火锅店打工认识的。他不会抽烟,不能喝酒。记得有一次我们在店里聚餐,伙计们都让他喝酒,说男人不喝酒,活得像条狗,他二话不说,端起杯子倒进了嘴里,下咽的时候那痛苦的表情,让人忍俊不禁。那天下午,他的脸和脖子红得像天边的晚霞,趴在那张饭桌上足足睡了四个小时。平时伙计们不愿干的脏活累活,他都愿意干,从无怨言。大伙都觉得他好,我也觉得他人好,听话,靠得住,所以我就选择嫁给他。事实证明,他真的是个好人。

  

  吃饭的时候,老公问我:昨天晚上,你们和谁在一起吃饭,你喝得有点多,以后少喝点。昨晚我给女儿打电话,让你以后不要喝酒了,健康最重要。

  其实,我到底能喝多少酒,连我自己都不知道。我以前最多喝过半斤白酒,还是刘大海儿子的满月酒,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,但昨天晚上的确有些多了。

  我说,昨天开完会后,副镇长留下我和闫生权说了一点事,晚上就在一起吃饭。我老公递给我一个荷包蛋,又问:吃饭为什么要叫上你呢?还让你一个女人喝那么多酒。

  为什么?马上要换届了呗!村上马上要搞产业开发。闫老头年龄大了,关键是他和村长撂不到一个壶里,表面一团和气,背地里狠之入骨。副镇长和闫老头穿一条裤子,还不是看着村里的开发项目,想动点歪念头。闫老头在酒桌上对我评价太高,我当时就快被他吹飘起来了。意思再明白不过了,我接任书记后,他们都想到村里的开发项目揽活干。大家不停地给我敬酒,一圈下来就是五杯酒,几个来回,少说也有二十杯。

  

  能不喝就不要喝,又没人往你嘴里灌,喝多了自己难受。老公的话,像是在安慰我,又像是在告诫我。

  我说,你看闫老头,当书记这些年,一家人不种地,不经商,还给儿子在城里买了房,钱从哪儿来?你起早摸黑,累死累活,这些年也没有一点积蓄。

  那还用说,当了好几届的书记,肯定没少贪,只是老百姓没有证据。

  我看了老公一眼,放低了音量说,前年重修村道,每户集资200元。而这笔钱是政府专项拨款修的,而这个闫老头当时还说,是他找企业赞助的。欺骗老百姓,大家还觉得他有能力,为百姓着想。如果不是副镇长多喝了几杯,昨天晚上我都听不到这些黑幕。真是胆大包天。

  老公顿时感觉好惊讶,目瞪口呆地望着我。片刻后,漫不经心地冒出一句天打五雷轰的。我一笑,差点把嘴里的饭喷出来!老公忙递给我纸巾,对我说,老祖宗教育我们做人要凭良心,人在做,天在看,闫老头不会好死的。

  我说,这些年,从生产队长到妇女主任,我没有侵占老百姓一分钱利益,不追求荣华富足,反正我就是这么个命。如果我为了荣华富贵,谁还看得起你啊!

  

  老公咯咯地笑。黝黑的脸庞露出一丝笑容,说,幸好,你能喝几杯,如果是我,还不如你呢!

  你才知道啊!别的男人都能喝酒,我的男人偏偏不能喝酒,你下辈子变女人,我来当男人算了。

  你就把自己当男人,反正我们家都是你说了算。我除了不会生娃外,洗衣做饭都是我在干,我也算是半个女人了。老公风趣地说。

  嘟嘟—嘟嘟—

  闫书记那个该死的又发来了短消息。

  老公问我,今天又要开会。我说,八点钟到村委会。老公看了一眼时间说,抓紧时间,别迟到了。

  在去村委会的路上,我想起闫书记那个老色鬼的恶心样子,等我掌握了真凭实据后,就大胆地揭发,让这个狗杂种接受人民的审判!

  



沙格灵慈宫资讯网 版权所有© www.hotelts.cn 技术支持:沙格灵慈宫资讯网 | 网站地图